甜牙:冤家别赖账

时间: 2019-07-11 22:21:31

甜牙:冤家别赖账

甜牙:冤家别赖账

朦胧不清的月光打在脸上,程玥感觉有些晃眼,翻个身想躲开,腰上却多了一只手。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猛然回过头,看见了熟睡的周厉深。
一秒,两秒……程玥僵硬地回过头,仔细想了想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先是庆功宴,然后是KTV,再然后是什么来着?进错了邻居家还把他睡了?可是睡谁也不该睡他啊!这可是她的死对头!不,他不止是程玥的死对头,还是她的大学同学,还是一个被她拒绝过数十次的大学同学。
犹记当年年少,这兄弟不顾程玥的拒绝,连续给她送了一百封情书,春夏秋冬都有细节性的贴心服务,让她差点就栽在了他的手里。
是理智及时阻止了程玥,告诉她不能去触碰他,不能让他承受其他人加注在自己身上的阴影。
周厉深的贴心服务一直持续到了大二上半年末,而后突然消失了一个多月,据说是家里有人生病他要回去照顾。
实话实说,刚开始程玥见不到他的时候还很失落,但也很快习惯了。
毕竟,人总是要分开。
可她没想到他会在回来的当夜找上门。
周厉深出现在宿舍的楼下,用蜡烛摆成了一个心形。
程玥从楼上看着,对他这种表白的土方法表示理解,可她不理解的是他为什么要用清一色白蜡烛,还要抱着自己的照片——如果不是对他有所了解,她肯定以为他是来上门报复的。
周厉深在楼下大喊程玥,姐妹们催促程玥下楼。
程玥一一不应,只静静地缩在被子里,像一只鸵鸟,想一辈子缩在沙里面,又舍不得外面的人。
紧张的情绪将她笼罩,她紧紧地抓着被单,脑海中不断想起童年时期的记忆——无休无止的争吵,破碎的碗筷,偶尔的暴力,冷漠的父母,厌恶的表情,亲戚的风言风语,破碎的家庭,踢皮球一样的推卸责任……程玥成了被人厌恶的乌云,无家可归。
她不明白,父母既然不爱自己,为什么要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上来。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可以选择。
她厌恶父母,厌恶婚姻,更无法承担另一个生命。
因为她很怕,怕那个孩子有一天会问: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她该怎么回答她呢?是因为自私?还是因为人都应该有一个孩子?表白最终以蜡烛燃尽收场,程玥一时不敢面对周厉深,托同学请了两天病假,窝在宿舍躺尸。
空荡荡的宿舍里只有一个人的呼吸,程玥满脑子都是周厉深在楼下喊自己的样子。
她想着想着,渐渐进入了睡眠。
不知道睡了有多久,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程玥睁开眼睛的第一瞬间,看见的是周厉深。
周厉深俯下身将手搭在她的额头上,似乎是在测试体温。
程玥强压抑住心中的惊涛骇浪,表面平静地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怕你一个人死在宿舍里。
”周厉深直起身,“不过现在看好像没什么事。
”程玥“嗯”了一声,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怎么进来的?”周厉深从一边拿过一顶假发,又扯了扯领口的衣服。
程玥这才注意到,他今天穿了一套他最不喜欢的中性服装。
“行了,你好好睡吧,看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周厉深转过身戴上了假发,走到门口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鬼鬼祟祟得像个小偷。
“周厉深。
”程玥突然想叫他一声,也就开口叫了。
周厉深顿住脚步,回头扯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他笑起来更是好看,特别是那两颗小虎牙,总是能轻易撞进人的心里。
程玥不争气的脸红了。
周厉深目睹了脸色的变化,又折了回来,重新做到床边,很认真地说:“程玥,我愿意陪你等,等你释然。
”突然说出这种反常的话,程玥猜他多半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情况。
她一点也不害怕,反倒突然轻松了起来,笑了笑说:“周厉深,你别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换一个人吧。
”“你说的容易。
”周厉深突然弯下腰。
他向她靠近,呼吸像羽毛一样扑在她的脸上:“我把我所有的好都给了你,你让我换一个人,那我应给她我的坏吗?”因距离太近,程玥刻意向上拉了拉被子:“你也可以把好给她。
”“那不一样,”周厉深拨开她额头的发丝,“对一个人好是不可以复制的,即便是有,也不会再像现在全心全意,那样徒有虚表的好给别人,对别人不公平。
”是啊,就像程玥的父母那样,他们把好都留给其他人,却给她留下了一堆症结,他们对她不公平。
可程玥呢?她把一个互相喜欢的真心推出千里之外,对他公平吗?程玥的鼻子有些发酸,几乎颤着声说:“你别再对我好了,我负担不了。
”“是这样吗?”周厉深的语气有些不以为然。
“是,因为我不会结婚,也不会要孩子,和你期盼的未来不一样。
”程玥咬着牙,眼里泛起了泪花。
记得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同学间曾在一起开了一个小型聚会,大家讨论着未来的目标,她清楚地记得他说的是:赚钱,娶心上人,一家三口。
除了第一条,其余都是程玥不敢接受的。
“我会等你的。
”周厉深自顾自地说,突然在程玥额头上烙下一个吻。
他的吻如同定身符一般,在落下来的那一刻封住了程玥的感知,将她推进了一团棉花里。
或许是程玥说的那句承担不起起到了作用,周厉深突然改了性子,开始和她对着干。
他的这种举动,让程玥误以为他是已经放弃了。
她觉得轻松很多,偶尔与他过过招,像是给生活增加了一点调味剂。
但她没想到这场青春的拉锯战会扯进职场里。
程玥每天在公司和他见面,逐渐从个人变成了团队上的竞争,专门暗地里抢对方的客户。
……“你别乱动,好好睡觉,天还没亮呢。
”周厉深哑着声,伸手盖住了程玥的眼睛,试图强迫她睡觉。
程玥用力打开他的手,想下床。
周厉深没依,抬腿压在她的腿上,轻轻松松地控制了她的动作。
程玥心里清楚男女的力气有多大差别,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
“有事明天早上再说,我累了。
”周厉深紧了紧手臂,像是要把她揉进身体里。
程玥推了一下他:“你勒疼我了。
”周厉深当没听见,呼吸逐渐平稳下来。
程玥以为只要他睡着了就会有机会离开,奈何他像只守护宝石的恶龙一般,睡死了都不松手。
她挣扎着挣扎着,最后熬到自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有多久,她梦到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要剁掉她的手指。
她吓得赶紧睁开了眼睛,结果看见的还是周厉深。
他穿着浴袍,头发潮乎乎的,似乎是刚洗完澡。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正拿着指甲锉,在磨程玥刚做完养护的指甲。
“你干什么!”程玥猛然抽回手。
手上突然空了,周厉深微微顿了一下,侧过身扒开自己的衣领,露出肩膀上的条条红痕,语气稍有抱怨:“你看看你那尖指甲抓的,后背上也有,可疼了。
”肉体与痕迹同时呈现在眼前,程玥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扭过头:“我喝多了,不是故意的。
”“骗我呢?”周厉深掰过她的脸,“要是真的喝多了人直接就睡了,反之就是单纯的释放天性。
”“我不记得了。
”程玥心虚地把眼睛瞥向别处。
“那我给你回忆回忆。
”周厉深手快,用被子轻轻一裹,把她从床上抱了起来,走到门口,试图重演现场,“你昨天是五点多来敲的门,我给你开的门,你看见我直接抱住了我,说你想我了。
”程玥仔细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但她不会承认,糊弄他说:“我想的是别人。
”周厉深露出一副“我还不知道你”的表情,不紧不慢地说:“你抱完我就踮起脚亲我,我没让你亲,但是我问了你,我是谁。
”他停顿几秒:“你叫我周厉深。
”话说到这里,昨夜的记忆如同水坝开闸,疯狂涌了出来,程玥能清晰地从记忆里看见周厉深是如何欲拒还迎,自己是如何霸王硬上弓……笑话,不久前周厉深是怎么压住她不让她动的?怎么可能被她霸王硬上弓!?分明就是故意的。
周厉深上扬了嘴角:“想起来了?”程玥摇摇头,这辈子都不可能承认。
“你要是实在不想认就当被狗咬了。
”他抬脚踢开地上的衣服,边往回走边说,“不过以你的性格,你估计得回咬狗。
我欢迎你随时来咬。
”程玥瞪了他一眼,一字一顿:“不可能!”周厉深笑了:“程玥,世间万物都逃不过一和N的定律,踏过线一次,最后都会变成无数次。
”程玥不想理他,扯过被子盖在脸上,却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你做措施了没?”周厉深坏笑:“你猜。
”程玥恼了:“都什么时候你还说我猜!你赶紧说做没做,没做我就赶紧吃药。
”“我还以为你都放下了。
”周厉深躺下来,头枕在程玥的腿上,“你放心,我做措施了。
”做措施了?程玥想到一些不好的,伸手掐住了他的耳朵:“你是不是早有预谋?”放在以前,周厉深肯定会抛出烟雾弹,可这次他却直接说:“是啊,一直在等你来找我。
”程玥的手僵住,随即缓缓松开:“我以为你放下我了。
  • 上一篇:登山
  • 下一篇:没有了
和-甜牙:冤家别赖账-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