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眼看着我买给奶奶的第一件羽绒服,被放进了奶奶的棺材

时间: 2019-07-11 22:21:33

我亲眼看着我买给奶奶的第一件羽绒服,被放进了奶奶的棺材

我亲眼看着我买给奶奶的第一件羽绒服,被放进了奶奶的棺材

两年前的那个冬日,奶奶突发脑出血,病中的奶奶告诉我,等她康复了,给她买一件黑色羽绒服,还要带她去铜川看看已十多年未见的表哥。
我满口答应,奶奶平日里从未向我们诉说过自己的心愿,病中的她突然提要求,我还挺高兴。
那年,我们村的老人们流行穿黑色的羽绒服,奶奶简朴一辈子,自己舍不得买,也不舍得孩子们破费,只是在心里默默羡慕着那些拥有黑色羽绒服的同村人。
我在心里念叨着:婆,你要尽快好起来,孙女改天就去给你买,一定买一件比我们同村人所有人的更漂亮,质量更好的羽绒服,以后,我还要给你买各种各样的漂亮衣服。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风云,老天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这个脑出血不仅让奶奶的晚年多了一次病痛,还让我们发现了奶奶体内潜藏的一种更要命的病。
在县医院治疗了十多天之后,医生告知家人,奶奶可以出院了。
那天,爸爸在办出院,妈妈在病房收拾东西,谁知突然间,奶奶的腹部剧烈的疼痛起来。
小小的病房一时汇集了神经内科所有的重量级医生,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奶奶的疼痛还是未见缓解。
爸爸妈妈着急心疼的慌了神,抱着奶奶无助的哭泣。
坚强的奶奶强忍着疼痛,嘴里一直重复着:我这下可能再也见不到我的娃儿们了。
两个小时后,奶奶的疼痛才稍微有所缓解,不过剧烈疼痛的原因还是不明确。
家人连夜将奶奶送往省人民医院,奶奶做了几十项检查,疼痛的原因明确了:脑出血在抗凝治疗的过程中,引起栓塞,是栓塞引起的疼痛。
而如果栓塞到达肺部的话,形成肺栓塞,肺栓塞很可能在几秒钟就要了人的命,奶奶这天,真的就是死里逃生。
家人们还没来得及长舒一口气,就被另一张报告单上的字眼,弄得心痛的无法呼吸。
“部分椎体及附件骨质破坏,考虑转移瘤;双肺多发结节影,考虑转移瘤。
”我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癌症会找上奶奶。
家人们常常背过奶奶偷偷地哭,在奶奶面前又强颜欢笑。
我们在奶奶面前演了一场场戏,让奶奶确信自己所有的症状只是脑出血后遗症,奶奶直到走,也不知道其实夺走她生命的是癌症。
在省人民医院住院的第11天,医生让家人们考虑出院事宜。
得知奶奶可以出院了,我就立即去了商场,准备给奶奶买她一直想要的黑色羽绒服,我想让她穿着新衣服出院,以一个新的面貌开始新生活。
我在商场了看上了一件羽绒服,售价1680元,1680元对于我一个学生娃来说,足够滋润的过一个月了,但我当时一点也不心疼,我想要满足奶奶所有的愿望,我只希望她能陪在我们身边,久一点,再久一点。
爸爸那天在医院陪护奶奶,我给他打了电话,问奶奶的身高和体重,奶奶知道我要给她买那么贵的衣服,拒绝了。
爸爸从病房出来,压低声音语重心长地在电话那头对我说:“也不用买那么贵的,要是你婆能好起来,给她买件好衣服,穿着体面暖和倒好,你婆一辈子没穿过几件体面的衣服,她不是在地里忙活,就是在厨房忙碌,可你婆都不知道以后还能从床上爬起来不。
”爸爸说到最后,声音都哽咽了。
我拿着电话冲进卫生间,眼泪夺眶而出。
整理好心情之后,从卫生间出来,我瞅见了另一件黑色羽绒服,它做工精细、羽量丰满,布料的手感也很不错,我翻看了吊牌,价格很实惠,牌子也瞬间给我一种亲切感。
这个牌子的羽绒服,我读高一的时候,爸爸妈妈曾给我买过一件,作为我的生日礼物,我整个高中,每年冬天都把它拉出来穿,穿了好几年,它不仅没变形,保暖效果也一直很好。
我满心欢喜的给奶奶拿了这件羽绒服,觉得一切就像天意一样。
奶奶出院那天,穿着我新买的羽绒服,蹬着姐姐给买的新鞋,坐着哥哥给买的新轮椅,从头到脚都是新的。
奶奶在她的一大群娃儿们的簇拥下出院了,那一刻,奶奶是整个病房里人人羡慕的幸福老太太。
衣服是按奶奶未生病之前的体重买的,本来应该是合身的,结果自奶奶生病后,短短的二十几天,奶奶就瘦了一大圈,因此衣服也大了不少。
我将衣服拿去店里换小了一个号,拿给奶奶试穿,衣服仍旧偏大。
再次换小了一个号之后,衣服才合身。
二伯在西安的一个村子里给人看管屋子,奶奶出院后就住在那里,二伯照料的好,奶奶也比较乐观坚强,脑出血一个多月后,奶奶就可以扶着床自行走路了。
两个月的时候,奶奶就可以不要拐杖,不用搀扶,走好远的一段路了。
很多和奶奶出血量相同的中年人,在脑出血之后,好几个月才开始慢慢走路,而奶奶一个癌症晚期的老人,竟恢复的那么快。
奶奶是有多坚强,又是多么渴望站起来啊!那年冬天,奶奶一直不舍得穿我给她买的羽绒服,她想等自己康复了再穿,可是,奶奶不知道的是,她根本没有康复的机会了。
去年三月份,奶奶基本以恢复如初,和她脑出血之前看起来一样,只是癌细胞在她体内更加横行霸道了。
爸爸将奶奶接回了老家,奶奶每天串门、遛弯,不再每天忙东忙西,过了几个月轻松的生活。
到了六月初,奶奶双腿开始困软,短短几天之后,奶奶就无法站立了。
我们再次将奶奶带到了西安,西京医院的医生给奶奶开了骨扫描和CT,但是预约排到了三天之后。
奶奶之前想去铜川看已十多年未见的表哥,我们打算正好这几天带奶奶去一趟铜川,回来了正好去做骨扫描。
但是奶奶拒绝了,我们知道,奶奶是不想让已八十多岁的表哥替自己操心,又不想麻烦孩子们。
奶奶一辈子,都是在操心大家,自己已病成了那般模样,心里还是顾忌着大家的感受。
三天后,我们带奶奶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显示,肿瘤细胞压迫奶奶的六七椎骨,奶奶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够行走了。
从那以后,奶奶都是卧床渡过的,所以羽绒服也根本用不着。
2019年6月30日晚上11点,被病魔折磨了一年多的奶奶走了,我再也没有机会看奶奶穿上她的宝贝孙女买给她的羽绒服了。
7月1号中午,奶奶被放进了棺材里,我想把我买给奶奶的羽绒服一同放进去,让奶奶冬天的时候不至于那么冷。
我们将放奶奶衣服的箱子翻了个底朝天,但无论如何就是找不到那件羽绒服。
我心有不甘,把已经找过的地方再次翻找了一遍,仍旧一无所获。
我呆坐在奶奶曾睡过的床上,即着急又无奈。
突然,我在我对面的一沓叠着的被子里,看到了那件羽绒服的边边角角,不知是谁整理东西的时候把羽绒服叠放在两个被子中间,后来又忘了,但那一刻,我知道奶奶想带着这件羽绒服走。
我从两个被子中间拽出羽绒服,衣服已经蒙尘,洗肯定是来不及了,我一边揉搓着羽绒服上面的灰尘,一边小跑着奔向奶奶的棺材。
我拿去羽绒服时,众人已经将棺材盖盖上了,大家重新将棺材盖打开,将羽绒服给奶奶盖在了身上。
第二天,担心天热,于是又租了手提冰棺,棺材里被放的满满当当的,没地方放手提冰棺,大家又将羽绒服拿了出来,放在了棺材盖上,将手提冰棺放在了奶奶曾火热的胸膛上。
我盯着手提冰棺上的温度,它一直在零下42℃以下跳动,我想奶奶一定很冷很冷吧!村里有个老太太说:“这不就是把人给冻成冰棍嘛。
”我望向她,强忍住泪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奶奶一辈子善良,从不伤害别人,别人说了伤害她的话,她也只是默默忍受。
奶奶如今都走了,我不允许别人再在她面前说任何不好听的话。
7月4号,要送奶奶上山了,手提冰棺被从棺材里面拿了出来,大家此时也可以去看奶奶的最后一面了,我没有去看,我希望我的脑海里,永远是奶奶最阳光,最美好的样子。
棺材盖再次被盖上,我抚摸着棺材,像曾经牵着奶奶的手一样。
我突然想起来,羽绒服最终有没有给奶奶放进去?我问了家人,她们说好像没有给放进去,我又再次冲出去找羽绒服,它被放在了一个背篓里,和奶奶往日穿过的衣服放在一起。
老人们说,奶奶上山的时候,把这些衣服烧掉,以让奶奶带着她们。
我从背篓里拿出了羽绒服,亲眼看着大伯把它放进了奶奶的棺材里。
手提冰棺刚从棺材里拿出来,我知道奶奶冷,一会地下也冷,我怕奶奶冷,奶奶冷了我会心疼。
奶奶不光疼我,她也疼她所有的孩儿们,甚至她也疼那些本与她不想干的人。
奶奶有三个孙子,七个孙女,我们小的时候,奶奶每次做饭总要做一大锅,大家总觉得自己父母做的饭没有奶奶做的好吃,所以一到饭点,都跑到奶奶家去吃饭,经常性让爷爷奶奶的饭不够吃。
奶奶有个选房亲戚,人比较老实,很多人都不愿意正眼瞧她,但是奶奶对她特别好。
她知道奶奶不在了,哭的像个泪人儿似的。
前些年大家的日子过得比较艰难,经常有人上门乞讨,爷爷奶奶孩子众多,自己都过着缺吃少穿的日子,但是奶奶对于这些人,不仅给吃给喝,天黑了还会给他们提供住宿。
虽然曾被吃不上饭的家人误解过,但奶奶始终没改变过自己善良的本性。
奶奶吃苦受累了一辈子,我总想着等我开始工作赚钱了,给奶奶买好吃的,带奶奶玩好玩的,但是现在,都没有机会了。
奶奶,你在那边缺少什么了,就在梦里告诉孙女,孙女都买给你。
奶奶,你的娃儿们受你的影响,都长成了正直善良勤劳的人,你不用操心,大家都会过的很好的。
奶奶,那件黑色的羽绒服也没多好,你不要节俭,如果感觉冷了,你就穿,也没来得及给你洗,你抽空自己洗一下啊奶奶。
和-我亲眼看着我买给奶奶的第一件羽绒服,被放进了奶奶的棺材-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