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房贷后的生活

时间: 2019-07-11 22:21:47

一个女人房贷后的生活

一个女人房贷后的生活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甚至在第一次这具身体产生记忆开始,就会画一幅画,画面正中央永远是一个有屋顶的房子,房顶上是太阳,房子周围是花草树木,有时在房前会有一个跳绳的小孩或者几只散步的鸡鸭……在大学毕业后工作几年,这时我才清楚的认识到我到底需要什么,想要追寻什么,一切就像冥冥中自有注定,我只想要一个家,一个能让人安定下来的地方,让我心甘情愿的呆在里面慢慢变老,消磨一生的地方,所以我必须得有一个自己的房子。
在有这个认识的那个夜晚,我第一次失眠,趴在写字台上,翻出小学时的直尺,在白纸上认真的画房子格局,之前我画过各种各样的房子,有红屋顶的,带阳台的,也有篱笆围墙的,但那都是外观,我第一次在纸上画出内部格局。
房子不需要太大,门口正对着一个大鱼缸,朝北的房间是厨房,卧室要有大大的落地窗,还要有书房,书橱上镶有整片的玻璃……我不仅分配好格局,甚至连什么颜色的窗帘,什么款式的沙发都定好了。
那晚之后我过得很甜蜜,因为梦中有个家,里面虽然就我一个,但我全都计划好了,书橱里的书,冰箱里的美食,鱼缸里养的鱼,客厅里有猫狗,阳台上的植物……这些早晚都会有的。
接下来我就买了房,首付基本是家里人付的,我那点积蓄就够添个零头,刚开始家里人不太同意,但突然我妈就想开了,因为她想我结婚时,娘家还能陪嫁个房子,再没比这个还脸上有光了,而且现今房价一直再涨,当年没买就后悔,现在再不买就更后悔。
于是月底房子的事就搞定了。
剩下就是我还房贷,一个月5000,接下来一切的省吃俭用,苦兮兮地求生活就像是我自找的。
因为我想着人还年轻就逼自己一把,拿着6千多的工资,竟敢每月还5000的房贷。
本来我自己租了个主卧,设施齐全,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的,还办了健身卡,报了舞蹈班,周末也是出去浪的主。
现在那张健身卡已经半价转让,还找了个朋友一起拼租,分担了一半房租,并在朋友群里广发消息——本人要奋发图强,以后一切吃喝玩乐都不约!不约!不约!不止如此,我还手速快的找了份兼职,是在酒吧里,从6点一直干到凌晨2点,经过我与老板的协商并自降工资,最终将时间改到6点半到1点,这样我五点半下班,那1小时耽搁在路上还顺带解决晚饭,其实就是吃个手抓饼,夜间1点下班正好有晚班车,争取2点以前睡觉,第二天还要赶着9点上班。
兼职的工资的确减轻了我的压力,但就是累,每天最多就睡6小时。
这时同宿舍友又出现问题,她有个男友,有时会过来,我第一次收到她消息说让我在外面住,晚上不要回去时,我也是气笑了,还开玩笑地说,连个酒店钱都舍不得了男人,也就你稀罕。
然后一个电话过去,强势的要了200元的住宿钱,然后那晚我就缩在公司附近一个50元一晚的招待所里,第二天难得睡到8点半。
没过几天我同宿舍友又跟我说个事,她男朋友想留下来跟她一起住,说完她很为难地看着我,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完,我反而撕破脸皮的说:房子是我租的,合同也是我签的,要走也是你们走。
她后来与我协商说:反正你一个人也负担不了房租,到时还不是要退租,不如转租给我们。
我知道她说的是事实,但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可能是累的,感觉近来越发铁石心肠,甚至恨不得与世间同归于尽。
最后她男友出面与我商谈,退了我剩下2个月房租,我强撑着纠缠押金,最后那人爽快的转了我5000,我利落的第二天就搬走了,还挺开心的,下一个月的房贷有着落了。
搬出来后,我住在酒吧提供的宿舍里,免费的,各方面都好,就是离公司远,我不得不每天六点半点起床,就为了赶在9点上班,后来我好友强制让我辞职了,她说:你脸色都不对头了,不要钱没赚到反而花医院去了,接着又帮我重新找了个住处。
那也是与人拼租,里面有两张床,中间拉个帘子,房租平摊下来才400,很便宜,但我一个月都没住满,因为同住的那个姑娘。
我自认为既然相识那就是缘分,不如交个朋友,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呗,连我这么省的情况下都会买个西瓜什么的,见者有份,我什么吃的都会给她一半,早上吃个包子都会给她留一个,当然她也来者不拒。
但她这个人不知该怎么形容,卷纸上都写着名字,深怕我用了,在住的第一天就指着房间里的垃圾桶说:这是我买的,你要用最好自己也买一个。
平常上个厕所都要把我赶出来,将房间门给锁了去厕所,意味明显,后来她解释说,因为之前被同住的女孩偷过。
有时她一边吸着我买的酸奶一边慢悠悠的说:其实吧,我本来是不想合租的,毕竟这年头什么人都有,而且吧,多一个人很不方便的,说完看了我一眼。
腻歪,腻歪极了,我跟她在一起也难受极了,这什么人呐。
在她又一次洗澡时将房门锁了,我被迫在附近闲逛,到现在,我连钥匙都没有,想配都没办法,因为她说没必要,她会给我开门。
我在楼底下气呼呼的闲逛,恨不得马上搬出来,所以古人说柳暗花明是有道理的,我在一个小巷门口随口问了一个大爷:你知道这附近有房要出租的吗?哪知大爷家就有,而且超便宜,就要150,说是地下室,其实就是个车库,里面堆了些闲置的家具,他人也热情,一个劲的说,这床好呀,当年结婚买的,这桌子是实木的,而且车库好呀,冬暖夏凉……。
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第二天下班我就搬家,到那里时,发现说好的家具都没了,空荡荡的车库里就放了张床,连个凳子都没有,真是难为这对老夫妻,一天就搬空了,房东太太站在一旁挥着手说:你要是要家具,可就不是这个价钱了,但我还是住下了,为了迫不及待摆脱那个姑娘,要是平常,我会硬气地把剩余房租都要回来,算了算,有一百多呢,那是我一星期的饭钱,但我还是算了,真是一点都不想与她打交道。
我把车库看成是我一个小家,这里日照很好,我捡了一些瓶瓶罐罐做花盆,在小公园里折了一些月季枝条插上。
还狠狠心买了一个电磁炉,自己尝试做饭,对于这一切我是欢喜的。
但好友来这里,看到我只有一张床,生活用品堆放在地上时却很为我委屈,她给我换了一个明亮的白光泡,又给我买了一张白色桌子,是我喜欢的北欧风格。
她每次来还买了许多菜,我们烧火锅吃。
就是房东太太有点麻烦,她住楼上,时常下来巡视她家的房子,当发现我做饭后很生气地说会弄脏墙面。
当天下班我就在报刊亭买了两份很有分量的扬子晚报,将墙面全贴起来。
哪知房东太太更生气地找我谈水电费的问题。
我的小屋里只提供电,幸好不远处有个公共厕所,我买了个小红桶,每天拎一桶水,用热水壶烧开用,如果要洗澡的话,就要拎2桶,一壶一壶地烧开倒在一个大红盆里洗,洗衣服也是这个盆,现在我衣服都是手洗。
房东太太跟我扯了一通电磁炉耗电,电线短路,安全隐患等,说白了就是要我多交电费,我们的电费是3人平摊,房东家2人,加我正好3人。
自从买了房,每月还房贷后,我遇到的人和事比前半生加起来的都精彩,可能这就是阅历了,遇到这种事情,我还很好脾气的问对方,家里有什么电器呀,平常用不用洗衣机呀,家里空调是几匹的,特别是有人驻足围观时,我反而问得更起劲,马上天热了,是不是每晚都开空调?夏天开了,冬天是不是也要开?这样的话,电费是不是还是平摊?问得房东太太哑口无言,一转身我又若无其事地与旁边老太太攀谈起来,问是否她家有车库要出租,最终房东太太呐呐地爬楼回家去了。
最后想了想我将月底还剩的300元钱买了条200多的烟,让一个总跟房东大爷下棋的人带给对方,第二天房东大爷不好意思地陆陆续续给我送了几张凳子,后来又用木板给我钉了个架子,将门口晾衣服的绳子也换成铁丝的,房东太太我也很少见到了。
人家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但我没啥感觉,虽然现在自己洗衣烧饭,没有厨房,没有卫生间,也没有网,口红也不买了,但日子过得挺满足的。
其实压力本身还是心理因素,一天我在公司吃午饭,看到朋友发消息说男友送了麻辣小龙虾,我赶紧回复说,我也想吃,朋友说道:你来的,我分你一口。
我看了有点小生气,心想,什么呀,又在秀恩爱了,谁稀罕你那一口,这其实是我们之间正常交谈,像过去一样开点小玩笑,但被我曲解了,因为自己馋小龙虾馋的不得了,每年夏天都会吃很多麻小,和朋友在烧烤街碰头,一顿饭吃个几百多,那种热闹场面于现在的我陌生的像上辈子,现在的我只能狠狠心每晚趴在桌前斤斤计较着每天的花费。
虽然我工资6千多,但那是拿到手前的,还要扣掉五险一金,剩下的可能都不够还房贷,我现在每月房租150,计划每星期饭钱100,午饭有公司提供,早饭吃两个包子,才3元,晚饭买个几块钱的蔬菜或2两面条自己烧,有时到月底有剩余,会买点肉或买半只烤鸭解解馋。
加上电费和一些生活用品,起码每月兼职要有1千的收入。
一千元,我大学生活费都不止,而且那时还住宿舍吃食堂,真是越过越回来了。
后来通过朋友介绍,我在附近的批发市场的某家店里重新找了份兼职,只干周六周日两天,从早上5点干到晚上7点,包吃,很累,别小看这家店,来来往往的物资很多,从蔬菜水果到干调、海产品,所有吃的基本都涉及到,每一个供应商、送货商,各种开发票开送货单,收货、验货,忙的人想不起其他,有时我扒着老板娘烧的量足口味重的饭菜,会想很多,想一个大学生为何会落到这种地步,想自己好歹也是坐办公室的白领吧,现在却跟人讨价还价,反省今天面目狰狞的把一个送错货的小伙子骂的狗血淋头,想着去年还在健身、跳舞去旅游,如今身处这乱糟糟的市场里,想着手上被螃蟹夹的伤口还没好……记得自己在大学里选修的文学课,里面专门讲到小市民的形象,各种市侩、小家子气,甚至是粗鄙的嘴脸,我已经差不多是这样了。
脑袋里虽然想着这些还要一边哄着老板娘说饭菜烧的真好吃,一边数落去送货的人又出了差错,转头又对老板儿子说一会儿教他如何记账,老板娘听了笑咪咪的送了我一个甜瓜,让我带回去吃,在这里干活挺好的,起码吃的不愁,经常卖不掉的瓜果蔬菜会分给员工,我吃不完则又送给房东和周围邻居,即使后来我又添了个小冰箱,房东太太都没说话。
也许有人要问,我为什不谈谈正式的那份工作,我在公司里做财务,并不是我多喜欢干这个,也不是我对钱财上面多有天赋,而是我大学就学的这个专业,没办法,出来只能干这行,没什么好说,若是刚入职一两年说不定还会吐槽,想着跳槽,现在也就这样了,老板一心想着如何既让马儿跑,又让马儿少吃草,最好能不吃草,同事们遇到问题能推就推,反正坚决不背黑锅被老板骂,也不指望老板加工资,活儿能少干就少干。
其实大家都不是坏人。
在整个公司里,我只对前台比较好奇,一个每月拿两千多的姑娘每天过的为何如此开心,对方长得甜声音也甜,因为笑容已经离我越来越远,每天口里说的不是冷嘲就是热讽,这很不好。
兼职的那个老板在发现我是个财务后,更加重视我,开始让我做帐,做每月的营收利润,(之前只是他自己记的流水账而已)后来连周六周日的全天班也不用上了,只是经常去他那里领回各种单据,每晚下班后加班加点做报表,工资也给我涨到4000,算是店里的正式员工。
这下我手头彻底宽裕起来,请好友吃火锅,还买了水晶链子,正好一人一个,自己也换了手机,第一个月果然还是没有结余。
其实住在这个车库里挺好,果真像房东大叔说的,冬暖夏凉,因为忙,也没有网,手机都戒了,别说乐乎了,连b站的密码都忘了,现在突然闲下来又开始要荒度时光。
正当开心过着自己小日子的时候却在一天晚上突然收到一个大学同学的消息,他说自己刚从国外度完蜜月回来。
在自己穷苦的那段日子里,我早已对别人的炫耀免疫了,并且告诫自己等哪一天发达了,千万别这样,太掉价,显得俗。
所以我很配合地问,去了哪个国家,好玩吗?他说去的北欧哪个地方,跟我拽了一圈大舌头的外语,终于话题聊到我的身上,他问我现在是什么样的境地,他犹豫了一下,用了“境地”二字,还问我现在住哪里,有洗澡的地方吗?我这才醒悟他应该看了我的朋友圈,在刚搬到这个车库时,我连热水壶都没有,每天带一个大可乐瓶毫不知耻地在公司灌一大瓶饮用水回家,洗澡更不用说了,除非洗冷水澡,那时我发朋友圈吐槽过。
但现在在他口里,我差不多是个睡桥洞的流浪汉了。
在我终于客套完几乎快挂手机之际,他跟我说在大学曾喜欢过我,这我知道,情人节他很突兀地给我送礼物,但被我悄悄退了回去,对方说在大学就很喜欢我,但庆幸没跟我在一起,因为他知道我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不适合结婚。
听到此我都快翻白眼了,对方简直自恋的无可救药,他在手机里还说了自己的事业,老婆的学历,除了父母之外其他亲戚的成就,总之他可以标榜为成功人士了。
我最终克制的说了声:恭喜呀。
哪知他情转之下开始数落我来,中途换专业,考研准备一半出去旅游,有重要的考试还请假,本来能拿奖学金还在宿舍煮火锅……总之任性的一塌糊涂,是一手好牌打烂的典型。
我静静的听着他说完,他最后还来了句:我应该是最后一次找你了,再见,不,应该是不见!他当时在那头说着,我在电话这头貌似毫无感触,但事后越想越悲,想到大学,想到那个阳光灿烂的时光,那时就像拥有了全世界,好像什么都可以不珍惜,好像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只要你想做的就一定能做到,因为年轻,所以年轻。
他说的这些我能不知道吗,不仅知道,简直深有体悟,后悔的都咽不下饭,有时想想,如果大学好好规划,不那么玩,说不定就能找个好工作,拿到高工资,赚很多很多的钱,就不用像今天这般辛苦,但这样一想,可能大学阶段都不够,要再往前推,从小就要好好学,一路双语小学,重点初高中过来,这样才能重点大学。
要是再往前推,那就得在投胎前,找个好人家,还没出生,父母把房子车子票子都准备好了,生来就站在别人的终点线上……想那么多还是因为大学最好的时光被生生浪费掉了,但那的确是我最开心的时光,有着数不清各有特色的朋友,自由的做着想做的事,半夜起来上厕所看着窗外的月亮,突然闪过一个看日出的念头,于是召集一帮人翻宿舍围墙步行在空无一人的大马路上去看日出,最终坐上一辆去采莲蓬的拖拉机,一群人在夜色中放歌……后来我想开了,每个人的人生际遇是不同的,人生是无法规划,就像李大钊所说,学就要认认真真地学,玩就要痛痛快快地玩,说从几岁到几岁必须是学习阶段,那是义务教育,没办法,正常认知大学就应该好好学习,但我的大学就是痛痛快快玩过来的,因为再没机会遇到那帮家伙了,我虽然有些后悔但不遗憾,即使重活一次,我还是这么干。
玩的时间常在,但玩的小伙伴却不常在,可能等我老了,我才会好好静下心来学习。
就像有些人小学就开始工作赚够一生所需的钱,还有人年过三十还没人生第一桶金,有人从小就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有人在退休后才能够,还有人一辈子都没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虽然是在自我安慰,但还是很难过,然后在手机上划过一个号码,王先生,一个我连名字都不敢备注的人,最先备注的是王学长,后来偷偷的改成先生,我只敢在心中不停地叫着他——王先生这天我鬼使神差的联系上对方,他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对人生很有规划,什么阶段该做什么,什么阶段不该做什么,清清楚楚,并且严格执行。
总之是个与我很不一样的人。
他小的时候学习德语和法语,英语就更不用说了,上小学开始学钢琴、书法,初中画画,高中专注于运动类的,大学仍然好好学习,还自学了西班牙语和其他杂七杂八,出国读的学校,甚至是在他小学时就决定的。
当我听到那个陌生校名时,还在迟疑是哪个国家,他告诉我他在小学五年级就决定去那个学校。
他出国后,我再没联系他,不想打扰,各自安好吧。
也因为双方不对等的缘故,其实在他面前,我有点自卑,毕竟对方如此优秀,万一再说点高深的话题,可以想见,我们聊天都聊不下去。
但我今晚还是找上他,像当年一样,佯装撒娇说:我过不下去了,身无分文,快流落街头了,他还是像当年一样好脾气,很自然地接了一句:我打钱给你。
要是其他人我坚决不肯要,甚至还觉得自尊受损,但他不一样,他是我的王先生呀!我们的相处一直都是顺其自然,仿佛从不需要磨合,生来如此相契。
我们好像都没变,又回到了大学时光,没有炫耀,没有卑微,处于一种最舒服的状态,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用揣摩语言的深层意味。
我跟他说了自己在菜市场那个乱糟糟的工作,他说自己在国外饿瘦了,现在胃不好……我又开始了与王先生的联系,第二天起床,收到了对方给我的五千元转账。
幸福地在床上打滚,苦尽甘来,一切的辛苦都有了回报……有一天,我终于和公司的前台小姑娘搭上话,她说每晚下班要去画画,要画四个小时,中间都不休息,老师又严格,自己又没基础……她给我看了每天画的素描,的确不太行,但明显感觉在进步。
回去后,我在网上买了盒二手水彩,对方可能放弃画画了,将所有的纸张和工具零零总总一大推都寄来,空闲时间我重新拿起画笔在纸上涂写起来,还买了自己想看的书,买了一缸金鱼,偶尔兴致来了画门口开放的月季……有了事情做就不会想着玩手机空虚度过一天又一天,一年有一年……
  • 上一篇:香料
  • 下一篇:没有了
和-一个女人房贷后的生活-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