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芩恩的机器人

时间: 2019-07-11 22:21:50

叶芩恩的机器人

叶芩恩的机器人

叶岑恩的机器人不见了。
可能是发现了自己是实验品,生气了难过了所以离家出走了。
至于为什么会这么想,就不得不提一下叶岑恩的职业了。
叶岑恩,搞科学研究的,虽然他研究的东西让他时常怀疑是否科学。
他研究的是:“分析非人类无生命特征个体产生情绪的原因。
”乍一看,是一个充满了错误与漏洞的论题。
待仔细品味,就会发现,这确实是一个充满了错误与漏洞的论题。
非人类,无生命特征个体。
说真的,除了鬼,想不到其他的。
鬼怎么产生情绪?怎么研究?怎么分析?你会抓鬼吗?你能抓住吗?你们家是捉鬼世家吗?一个又一个问题砸向叶岑恩,叶岑恩面对同行们的质疑,表面稳如老狗,内心慌得一批:就是因为没有东西研究所以才想出来这个论题啊!原作者都不知道问题的答案是什么你们不要再问了啊!但叶岑恩不能这么说,这么说显得他科学家的身份不专业。
叶岑恩清了清嗓子,沉着冷静地说瞎话:“亏你们还是搞科学的,鬼这种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你们也敢想。
”“我研究的是,机器人。
”“如果有一天,机器有了情绪,那他是不是就是人了?”“那机器要如何产生情绪?产生情绪的原因又是什么?这就是我要研究的问题了。
”叶岑恩装了个完美的b,开始有模有样地研究机器人了。
装逼一时爽,圆谎火葬场。
叶岑恩可以给机器人写“开心”的代码,却不能把开心的感觉带给它。
叶岑恩研究了一年,毫无进展。
获得同行的嘲笑×N压力催生动力,在一片嘲笑声中,叶岑恩做了个情感模拟器。
情感模拟器,可以通过芯片,把叶岑恩的情绪传递给机器人,机器人体内有模拟系统,会模仿叶岑恩的情绪,复制成自己的情绪。
芯片的一端贴在叶岑恩的太阳穴上,另一端贴在了机器人的手上。
从此,叶岑恩就连撒尿也要跟机器人手拉着手。
问题出现了。
叶岑恩牵着机器人,单手没法脱裤子。
可是不牵机器人的话,机器人又无法模拟到他的情绪。
他非常想把这种排尽身体多余水分后抖两抖的舒爽情绪传递给机器人。
最终叶岑恩决定让机器人给自己脱裤子。
叶岑恩掏出自己的小宝贝,上完厕所后快乐的不得了。
机器人黑沉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光,它记住了这个行为:原来我给他脱完裤子让他尿出来他会这么快乐。
叶岑恩做什么都带着机器人,两个人的手很少分开过,又一年过去了,机器人几乎模拟了叶岑恩所有的情绪。
芯片可以摘下来了,但叶岑恩没有。
他领着机器人去买菜的时候,还是习惯性地牵着机器人的手,卖菜的大妈看到了,笑眯眯地问:“这是你的男朋友吗?”叶岑恩怕回答“这只是个机器人”会吓着大妈,毕竟机器人与真人别无二致,于是选择默认。
机器人记住了这种心安理得的情绪,并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岑的男朋友。
回家的路上,碰到了邻居散步,邻居看着两人握着的手,疑惑地问:“这是?”叶岑恩的一句“亲戚”还没说出口,机器人看着邻居,理所当然地回道:“他的男朋友。
”叶岑恩:“……”叶岑恩除了点头还能干什么呢!饭后,叶岑恩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中女主因误会捅了男主一刀,如此老套的剧情,依旧给叶岑恩虐得不行,叶岑恩哭得一抽一抽的。
机器人双手捧住叶岑恩的脸,一点一点吻去了他的眼泪。
叶岑恩被机器人的骚操作惊呆了,眼泪都吓得流了回去。
机器人没给叶岑恩反应的机会,问道:“为什么我会有心痛的感觉?我明明没有心。
”机器人理智分析:“因为我喜欢你。
”叶岑恩的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念头:“你有自己的情绪了?我可以开始写实验报告了?”机器人看着叶岑恩的眼睛,十分认真:“这不是我的情绪,是我模拟出来的你的情绪。
”叶岑恩拍了拍机器人的脑袋,“乖,你只是我的实验品,就算喜欢,也是爸爸对儿子的喜欢。
”说完,叶岑恩就把机器人丢在客厅,一个人飞快地窜回房间,锁上门准备睡觉。
但其实叶岑恩睡不着。
叶岑恩觉得很荒谬。
首先,他跟机器人谈恋爱了。
不,没有谈恋爱,只是简单的表白。
可是人跟机器人怎么做啊?用不用给它开休眠模式换个大一点的宝贝?等等,只是简单的表白。
叶岑恩打了自己的脑袋一下。
叶岑恩喜欢的类型是小奶狗,最好平常笑起来会有酒窝,但是他给机器人设置外表的时候,图省事,设置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叶岑恩还喜欢比自己高的,但是给机器人设置身高的时候,还是图省事,给机器人设置了跟他一样的身高。
机器人的长相明明都不是他喜欢的类型…所以明天到底要不要给机器人调休眠模式换个大宝贝?叶岑恩翻来覆去睡不着,想了一晚上,接受了自己与机器人的爱情。
天刚擦亮,叶岑恩就从床上跳起,跑去客厅,去见见自己冷落了一晚上的小男友。
但是客厅里什么都没有了。
他跑去客房,也没有。
整个家,都没有。
他的机器人不见了。
在刚刚跟他表白过之后,不见了。
叶岑恩有一瞬间的茫然无措。
他喜欢天文,但是家里人让他研究科学,他一气之下随便选了个论题,这是他与机器人的开始。
可是他是不服输的性格,别人笑他没有研究成果,他就非要做出点成绩。
于是机器人有了喜怒哀乐,甚至有了“心”。
他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机器人的呢。
大概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因为他的快乐而露出一丝笑容的时候。
可是现在,机器人已经走了。
叶岑恩无比后悔。
他垂着头坐在沙发上,心里懊丧不已。
突然,叶岑恩眼神一凝,他的视线从茶几上的倒影,慢慢转移到天花板上。
机器人的双脚稳如泰山地吸着天花板。
叶岑恩:“……你在干什么?”机器人:“倒立,不让眼泪流出来。
”叶岑恩:“……”叶岑恩:“你没有眼泪。
”叶岑恩:“你下来,我告诉你一件事。
”机器人180°后空翻,从天花板上平稳落地。
叶岑恩忍不住笑出来,他说:“我想我需要换个论题了。
”“这个论题太过简单,非人类无生命特征个体产生情绪的原因,是因为他喜欢上了他的创造者。
”“他的创造者认为,接下来它会产生情绪波动,因为他的创造者也喜欢它。
”叶岑恩猜错了。
机器人没有产生情绪波动。
它开心到死机。
叶岑恩现在还算搞研究的,但他不研究科学了,他研究一个更玄妙的东西。
爱情。
他与他机器人男朋友的爱情。
八十六岁,叶岑恩躺在病床上,旁边坐着一直照顾他的机器人。
机器人还是年轻时的模样。
和-叶芩恩的机器人-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