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家

时间: 2019-07-11 22:21:52

赢家

赢家

任军一路哼着小调儿,想到家里如花似玉、气质优雅高贵,还比自己小了10岁的新婚妻子尹兰心,心里就不禁一阵得意,多亏这几年自己赚了点钱,还懂得保养,否则怎么能娶到如此如花美眷。
尹兰心不仅懂得诗词歌赋,还会弹琴下棋,要情调有情调,要格调有格调,能娶到这样的女人,别替多有面儿了,人生赢家四个字,简直就是为自己设的。
任军脱鞋的时候“咦”了一声,发现门口放着两双高跟鞋,一双米白色,任军认得那是自己老婆的高跟鞋,另一双大红色,十分艳丽招摇的红,有点近似于血色,鞋跟高的夸张,好像踩到地上就会摇摇欲坠。
是不是老婆的闺蜜来了?“兰心,”他唤了一声。
尹兰心一脸甜笑的从厨房里出来,穿着家常的碎花连衣裙,围着做饭的围裙,皮肤雪白,清秀婉约,从厨房里传出一阵阵鱼汤的香气。
“等着啊,今天我做得鲫鱼豆腐汤。
”任军嘿嘿笑着,“我这就去洗手帮你拿碗筷。
”“不用不用,你辛苦了一天了,快洗了手坐着吧,这点小事我来就好了。
”尹兰心用柔弱无骨的小手推着任军的肩,任军的灵魂和肉体一阵酥麻。
任军洗完手,扫了一眼客厅,发现没有人,觉得有点儿奇怪。
尹兰心开始出来摆饭菜和碗筷,任军道,“今天你有朋友来我们家做客吗?”“没有啊,今天一天都是我自己在家里。
”“那门口那双红色高跟鞋是谁的?”“嗯?什么红色高跟鞋?我从来不穿红色的鞋,老公你眼花了吧。
”任军便到门口再去看,果然没有。
尹兰心笑道,“老公,你才33岁,还不到老眼昏花的时候呢。
”任军假装自己是开玩笑,心里却明白自己确实是看到的,觉得这事有点儿诡异。
吃完晚饭,任军拿出自己喜欢的国际象棋,尹兰心娇嗔道,“又玩这个?”任军得意地笑道,“我喜欢啊,你陪我玩一下,顺便可以从我这里学几招。
”任军摆开棋盘,把王、后、车、象等依次放好,然后自己执黑棋,兰心执白棋。
任军特别喜欢这个游戏,因为每次他都会赢,这样会让他有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尤其在尹兰心这样的中文系校花面前。
尹兰心今年刚从大学毕业,成绩数一数二,追求者无数,本来毕业是想出去找工作的,但任军怕她被被人抢走便急忙地举行了婚礼。
婚后花言巧语地哄着让尹兰心呆在家里。
幸好尹兰心生性温柔乖巧懂事,认为一切都是出于爱情,便听从了任军的提议。
任军摆好阵势,两人一边走棋一边各自思索,尹兰心会下棋但没有任军精通,没半个小时就输了。
任军得意地笑着,“将军!”把尹兰心的这边的王吃掉了。
尹兰心一把将棋盘弄乱,说道,“讨厌,又输了。
”任军搂住尹兰心亲了个嘴,“宝贝儿,输了便输了,为什么讨厌?”“讨厌,讨厌,就是讨厌,”尹兰心嘟着嘴,模样说不出的娇俏可爱,任军不禁一阵心动神摇。
“好啦好啦,别生气,我明天给你账户里打两万块钱,你跟朋友去买衣服好不好?”“不好不好,”尹兰心摇着头,“我不要钱,我要你陪我。
”任军歉疚,道,“唉,冷落了你,等忙完了这一阵,我陪你香港血拼如何?”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抚摸尹兰心光洁的脸庞,好滑腻的触感哪。
尹兰心主动把头靠在任军的肩上,带点儿幽怨带点儿撒娇,“那说好了哦,忙完了这阵陪我去香港。
”“好好好!”任军不住口地答应着,随手关了灯,此地一室春风。
第二天清晨,任军出门上班,因公司地址远他很早就要出门,防止堵车。
尹兰心在收拾早餐的碗碟,随口说道,“我已经把垃圾袋放在门口外边了,你记得扔到垃圾桶里。
”任军提着垃圾袋走到小区扔垃圾的地方,刚想丢掉,却发现一件意外的东西。
一双红色,崭新的高跟鞋。
高跟鞋的颜色真的很特殊,好像满溢的血色,连周围的水泥地都好像被映红了。
任军走近了一些,试图用手去触摸那红得刺眼的鞋,食指不小心真的碰到了,一种什么黏黏的液体。
任军后退了几步,打量着自己手指上沾上的一点红,又低头看了看脚下,确实是红色的,不是被高跟鞋映红的,千真万确是血,自己手指上沾到的,还有点儿腥腥的的味道。
他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心脏感受到一阵强烈的压迫感,头脑混沌,嘴巴不由自主地张开,恐惧蔓延进他的每一寸皮肤。
后边有什么东西触碰到他,他吓得一个哆嗦,战战兢兢地往后看,是邻居老王,笑嘻嘻的,手里也提着个垃圾袋。
“做什么呢?吓成这样?”任军抖抖索索地指给他看,谁知老王却惊喜地哎呀了一声,“谁丢的呀,这鞋九成新呢,我女人前阵子吵着要买鞋,把这个带回去正好。
”一边说一边捡了起来提着,任军忙道,“你给你老婆的,还要捡垃圾堆里的穿?”老王白了他一眼,“谁像你们家那么有钱呀,能省则省。
”“上面有血!”任军提醒他。
“回去擦擦不就完了。
”“别,扔在这里,又带血的,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哎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就算真有什么,坏事也不是我干的。
”老王大大咧咧地说着,却触碰到任军心里的那块隐秘,不自觉打了个愣怔。
“得了,我回去了,可不要告诉我女人我这里捡的啊。
”老王屁颠颠地往回走,任军在日头下站了半天,尚觉得的身体里的一股凉气渐渐散去。
白天的工作出奇地顺利,让任军比平时早了一个小时到家,尹兰心便娇嗲地撒着娇,要他陪她去买菜。
平时任军肯定愿意,毕竟搂着一看就年龄差异较大的小娇妻,一路上能收获很多艳羡的眼神,他很享受别人对他的这种艳羡和嫉妒。
可是受过了早上的惊吓后,不知为什么觉得很疲惫,就想躺在沙发上不动弹。
尹兰心发了怒,“你以为做家庭主妇不累吗?每天洗衣打扫买菜烧饭,花多少工夫多少精力?我一个名牌大学的校花在学校里就跟了你,也不能出去找工作,你还有什么不满,连跟我一起买个菜都不愿意?”任军经不起这样的聒噪,也不能说自己内心有鬼,便穿了鞋子跟尹兰心一起出去。
尹兰心见任军妥协,心内觉得老公顺从,十分满意,把手放在他手里,任军把她的小手牢牢地攥在了手心。
尹兰心想炖个汤,要个胡萝卜放在里面调味,便信步走到了蔬菜摊位前。
一见那个卖蔬菜的皮肤粗黑满脸沧桑身体粗壮的阿姨,任军就没来由的心一慌,心想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阿姨见生意来了,站了起来,满脸堆笑,“我这里的菜最新鲜了,来我这里挑,明秀。
”一听明秀这个名字,任军大惊失色,心道,“坏了。
”尹兰心惊异道,“阿姨你叫我什么?”“明秀啊,你不是跟你家先生来我这里买过菜的吗?我听他叫你明秀,你看我记性多好。
”卖菜阿姨深深为自己的机智得意。
尹兰心笑嘻嘻道,“阿姨你认错人了,我不叫明秀。
”“哎?”阿姨露出迷茫的表情,“很少有像这样打扮清爽,又看起来精神的先生来菜场买菜的,所以我印象深。
几个月前确实是这位先生带着一位身高发型和你差不多的女孩来买菜的呀。
难道我记错了?”任军忙不迭道,“肯定是你记错了,我哪里来过菜场,几时来你这里买过菜,再说了像我这样的长相身材满大街都是,肯定你记差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可能也是领悟了什么,卖菜阿姨连连道歉,“每天来来去去的人这么多,都怪我自作聪明,不要介意啊。
想买什么,随便挑,我这里的东西都新鲜着呢。
”“没事,阿姨,”尹兰心没有生气,而是很有耐心地挑选起胡萝卜来。
过了一会儿,把挑好的胡萝卜放到了称上,还继续挑一些配菜和鸡蛋。
任军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刚才应该坚持待在家里,否则也不会遇上这么尴尬的事。
几个月前,他确实带着一个叫明秀的女人来这里买过菜,明秀是他的妻子。
之所以是妻子而不是前妻,是因为两人根本没有离婚,他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把明秀处理了。
他怕遇见熟人,所以他搬了家,所以他上班的地方变得很远。
晚饭的老鸭胡萝卜玉米汤非常鲜美,平时任军能喝两碗,可是今天胃口不佳,喝了一碗就放下碗筷不动了。
尹兰心纳闷道,“是我做咸了吗?”“不,”任军道,“今天公司吃了个冰棍,大概凉着了,下午就有些拉肚子。
”尹兰心埋怨道,“明知道自己肠胃不好,还偏偏喜欢吃那些凉的东西,你都多大啦?怎么比我还不懂事?”“好啦好啦,宝贝儿,我知道错啦。
”任军笑眯眯地摸着兰心的头发。
“我到楼下去买点药,一会儿就回来啊。
”任军到了楼下,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拿出手机,找到手机中的那个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好久,那人才接起来,有气无力地应了声“喂!”“装什么死呢?”任军低吼道。
“装什么死?”对方讥讽地反问,“我现在跟死也差不多,还用装么?”“发生了什么事?”“哼,我前阵子做得那件事被警方发现了,现在通缉我,每天东躲西藏的,白天又不敢出来,晚上才敢出来找点东西吃。
”任军紧张起来,“被警方发现了?是指那件事?”对方大笑,声音暗哑,带着点儿脱水的疲惫。
答非所问地说道,“我帮你解决了那个人,你现在美人在抱,要好好报答我才对。
”任军生气地说道,“我不是给你钱了么?”“嘿嘿,那点钱,怎么够,老子现在跑路,钱都快用完了,你赶快打点钱到老子账上来。
不然,等老子一被他们抓住,你也得进来陪老子。
”任军的事业已经成熟,这几年的钱赚得越来越多,而且兰心那么漂亮那么有气质,自己一进去,肯定会被别的男人抢跑的。
“等着,”任军压低了声音道,“待会就给你打钱,你要跑路就跑得远远的,别害我跟你一起。
”“只要有钱,一切都好说,表哥。
”任军挂了电话,站在夜风里发了一会呆,方慢慢踱回家里。
任军一夜未眠,幸好第二天是周末,任军假装不太舒服,躺在床上发呆。
家里门铃响了,兰心开了门,快递员拿着一个包裹让她签收。
兰心一边签字一边纳闷地说,“奇怪了,最近没在网上买什么东西呀。
”关上门又仔细看了看快递单上的名字,念叨着,“麦明秀,明秀……”忽然大声叫任军的名字,“你快出来看,有人把地址错填成我们家了。
”任军掀开被窝走了出来,接过那个包裹,收件人名字赫然写着,“麦明秀”三个大字。
任军大惊失色,血液直冲脑部,一阵天旋地转,趔趔趄趄地后退了几步,倒把尹兰心吓了个半死,“你还好吧,还好吧,老公?”兰心着急地把他搀扶到沙发上,给他揉胸口,又给他倒水,还拧了一条冷毛巾。
任军躺着喘了半天气,缓过来一点。
兰心道,“麦明秀是什么人啊?你这么害怕?”任军摇着头,一时还说不出话。
兰心愤怒地说道,“我倒要看看,这个明秀跟你寄了什么东西?”兰心大力撕扯着包裹,这个包裹十分牢固,外面透明胶粘了好几层,兰心撕了几下没撕破。
任军急得坐起来制止,“你别!”“有什么好怕的。
”兰心怒道,“我倒要看看她敢寄什么危险的东西给我们,真想要了我们的命不成?”兰心找了一把剪刀,三下五除二就剪了开来,因为太过用力,包裹破了,从里面掉下两件东西,咣咣地掉在地板上。
两人呆住了,竟然是一双红色高跟鞋。
鲜红欲滴的颜色,狭小细长的跟,艳丽的好像刚用鲜血浸染过的。
兰心“咦”了一声,而任军,咣的一声倒在了地上,这次,是真的晕过去了。
等任军醒过来,躺在医院急诊室的床上,兰心又焦心又忧虑地看着自己。
“你醒过来啦?快吓死我了。
”任军靠着床头慢慢坐了起来,安慰她道,“我没事。
”兰心道,“老公,你别害怕,那双高跟鞋我里里外外仔细研究过了,没有什么机关,应该只是人家跟你开个玩笑。
”“不,不是玩笑,这事不是玩笑……”任军的内心又恐惧又绝望,知道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老公,你到底怎么啦?人家只是寄双高跟鞋,就把你吓成这样?”兰心见老公这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有点儿心疼。
“这个麦明秀是什么人?你这么害怕她?”任军突然一把抓住尹兰心的手,死死地抓住,很慌张地说道,“老婆,我真的是很爱很爱你的。
”兰心被抓痛,使劲掰着他的手,“我知道,我知道,啊…….你这样用力做什么?”任军意识过来,忙放开,兰心的手已经有了几条红印。
任军歉疚地低下头,“老婆,我是真心爱你的,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因为我爱你才做的。
”兰心突然意识到什么,警惕地问道,“你做了什么事?”“不管我做了什么?你都会是爱我的对不对?”任军紧张地,眼睛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
兰心虽然爱他,可是不傻,这时候已经有点儿警觉,问道,“你先说你做了什么事?”
和-赢家-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