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来遇倾城色

时间: 2019-07-11 22:21:59

不如来遇倾城色

不如来遇倾城色

1.即使没谈过恋爱,但写起爱情小说来也是很溜冼青橙一手托腮,一手百无聊赖滚着鼠标滚轴,翻着电脑上的文字信息,平时随身携带的粉色记事小本本摊开放在桌前,纸上潦草画着一个HelloKitty咧嘴笑的可爱头像。
她作为一个全职网络小说家,平时无聊的时候就喜欢混迹论坛,美其名曰从理论中寻找码字的灵感。
冼青橙从初中开始看各种类型的小说,真正开始动笔是在大学。
当时穿越文还很流行,她开始跟风在网上发表,当然没发出什么水花,后来换了几个马甲,直到临近毕业的时候才以一本娱乐圈甜宠文横空出世,成为稍微有点收入的网络小说家。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即使恋爱经验为零的冼青橙,写起霸道总裁甜宠文来也是游刃有余信手拈来。
冼青橙伸了个懒腰,从冰箱抱出半个西瓜挖来吃,伸手托了托快滑下鼻梁的眼镜,圆圆的眼盯着T大树洞微博,每看着一个话题眼神就黯淡一分。
#水逆退散##直播抽奖##我曾经是个阳光活泼的女孩子##我的青春我做主#……这些一溜的话题跟她最近正在创作的青春不疼痛校园恋爱小说半点关系都不沾,失望之余的她继续点开了T大论坛。
以前T大论坛不仅资源丰富,话题性争议性更是不断,在里面她可是找得到不少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小说素材,可现在点开一看,几乎一溜的什么#背起行囊去旅行#、#诚聘暑假图书兼职#、#月薪不足5000元/月的我在北上广该怎么办#……这都是什么鬼?说好的素材呢……冼青橙愤愤啃着西瓜,在快要放弃的时候小手一滑,点开了#T大交友#板块,眼前一亮,瞬间被置顶的标题吸引住了目光:寻找喜欢玩狼人杀的小伙伴一同加入我们的面杀大家庭。
狼人杀啊……冼青橙记得还在大学的时候,她还是很热衷于跟同宿舍的小姐妹一同结伴参加联谊,毕竟花一般年纪的少女,在经历了被禁锢的高中生涯后,想要体验恋爱放飞自我没什么不可以不是吗。
而当时桌游兴起,也算是联谊必备节目,记得那时候就跟着十几个小伙伴围坐在一起,一脸迷茫摸牌、闭眼,一脸懵逼听发言,连一个人的完整发言都记不住的自己,更别说记住哪个人的脸了。
现在回想起来,冼青橙觉得好笑,同时她也觉得自己不能跟社会脱节,于是链接复制直接甩到了薛明月的微信上。
薛大小姐的电话立马就打了过来——“这周末吗?我倒是想去,可我要加班呢。
”“那你说我一个人去不去啊?”冼青橙有些纠结,拿着勺子无意识戳着眼前的西瓜。
“去啊,为什么不去?”薛明月笑了一下,声音柔柔地传过来,“你再不出去晒晒太阳就要发霉了,再说了都是校友,也能放心嘛。
”“可是我有点紧张……”“紧张什么呀?”薛明月打了个哈欠,冼青橙想象了一下薛大小姐慵懒的样子,还是怎么看怎么迷人,“下班出来一起吃个饭,我陪你去买些装备,好好打扮一番变得美美的。
”“那好吧,反正我的目的也很简单啊,认识个新朋友谈个恋爱结个婚。
”冼青橙挖了一大勺西瓜送到口中,盯着屏幕上言辞恳切真诚的狼人杀交友宣言,对着自己暗暗下了决心。
收了线以后,冼青橙就开始码字,端坐在电脑前的她,半点灵感全无。
脑子天马行空胡思乱想,但是对接下来的桌游局是充满期待的。
冼青橙根据论坛里的信息,向版主私信后,拿到了微信,被拉进了一个有着19人的微信群中。
“划水保命日常福利大放送”……冼青橙看着这个略显搞笑的群名称,对她接下来将要面见的校友们充满了期待。
看到有新面孔进入群的提示,群里有人开始说话了:宝藏男孩:哇,是妹纸,欢迎欢迎。
U.R.M:师妹好啊,我是T大机电专业毕业的,咱礼尚往来一下?昊子:师妹是在论坛找到我们组织的吗?真是没想到啊,这年头还有人逛论坛。
福尔康:不是,昊子你这不是爆狼式发言是什么,那交友宣言除了你谁还会发?冼青橙觉得他们好玩,直接丢了个100块红包当作见面礼,人均一份,瞬间被瓜分完,瓜分完之后微信群又炸了。
Edimen:不公平啊,秦遇你不是潜水吗!Alex:轰炸他轰炸他!笔盖君:不服不服,你潜水就潜水啊,凭什么还抢个最大的红包啊?橙子(青橙):难道是因为他好看?微信群静默了一秒,瞬间被满屏的哭泣表情包给刷屏了。
昊子:师妹!不带这样说的啊,你这样知道我们得多伤心吗!Edimen:不是,师妹没说错啊,秦遇还真是最帅的,哈哈哈哈哈。
福尔康:秦遇你小子,有本事周末别鸽啊。
Qin:嗯,等着。
……秦遇吗?冼青橙好奇点开了名为Qin的头像,一个男子举着相机遮住了大半个脸,逆光中只露出一个不甚清晰的轮廓,天边粉色云霞铺满了大半天际。
2.所谓一见钟情到底钟情的还是颜值,网瘾少女也有春天昨晚跟薛明月出去逛了一圈,冼青橙装备买了一大堆,纠结来纠结去,想想第一次见面什么的,还是不要搞得太隆重的好,不然好像显得太过于重视了一点,最后挑来选去还是穿了一身旧衣服。
现在站在地铁中的她,看着玻璃中穿着连衣短裙外加牛仔外套的自己,不由得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
今天之前她是兴奋大于紧张,可是一到了这种箭在弦上的时刻,她感觉已经紧张得开始冒冷汗了。
虽然冼青橙平时大小场面见得不少,可是面见网友这种事情她26年来也是第一次做,还是在独自一人赴约的前提下。
走到名叫“see me here 不见不散”桌游店门口,冼青橙左看右看,每当有人走进去她就会往旁边花店走两步,然后再探出头来看看店门口。
秦遇刚停好车走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好笑的画面。
一个扎着半丸子头个头不太高的女孩子,无意识摸着眼前的狼尾草,时不时偷偷抬眼看向旁边桌游店的方向。
女孩子不知怎的手中一滑,手机掉了下去,正中她脚边酣睡的猫咪,猫咪叫了一声弹了起来,女孩子似乎被吓了一大跳,往后退的同时手中将那一堆狼尾草扯得差一点变了形。
只见她迅速捡起了手机,手忙脚乱地将那些狼尾草扯了出来抱进了店中,秦遇只来得及看到她的侧脸,看到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脸颊红红的,像个鼓鼓的苹果,感觉有点可爱。
冼青橙一边听着电话,一边拿着狼尾草走进店中,极委屈地控诉到:“明月姐姐啊,你不带这样坑我的啊……”听了冼青橙的控诉,电话那头薛明月自顾自咯咯咯笑了起来,透过来的声音依旧慢悠悠,“我这不是怕你临阵逃脱给你加油打气来了吗?”“哎,不是,你说我要是第一次见面就送人家一大捧狼尾草好不好啊?”冼青橙付了钱,看着手中分扎好的一束束包装精美的蓝色狼尾草,问得有点认真。
“……”电话那头薛明月顿了一秒,悠悠叹了口气,“橙子,这样别人会以为你有病。
”挂了电话后,冼青橙正好走到了桌游店门口,怀中抱着狼尾草的她才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终于提起勇气撩起黑色的门帘走进去。
冼青橙蹬蹬蹬上了楼,鼓起勇气推开了名为“昨日重现”房间的门,圆桌上围坐着13个人,齐刷刷抬起头望过来,吓得她“砰”地关上了门,急急忙忙想往楼下跑。
抱着狼尾草看不到路,楼梯道又狭小得只容一个人走,冼青橙拐弯的时候她的单肩包的链条肩带直接钩在了楼道口凸起的扶手处。
冼青橙一手拉包,手忙脚乱中手中的狼尾草散落了几束,她又急又气,觉得自己真的逊死了。
“T大的?”冼青橙捡起狼尾草的动作顿了顿,感觉到脚步声在迅速接近自己,她鼓起勇气抬头,迎上了一双满是笑意的眼。
“橙子?”冼青橙机械点头,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怀中已经空了。
“过来吧,都在等你。
”男子站在房间门口,一手推门一手抱着蓝色狼尾草,很自然地向冼青橙努了努嘴。
冼青橙觉得那男子真好看,逆光中的剪影画面可以用人神共愤美轮美奂来形容。
沉浸在男子颜值中的冼青橙完全没有留意自己已经走进了房间,脑子中晃来晃去的都是男子好看的脸。
“哈哈哈,秦遇,你拿的这是什么?”冼青橙被圆桌旁一个微胖男生的大笑声震回了神,脸毫无预兆地红透了。
“狼尾草啊,没见过吗?”秦遇一人分了一支包装精美的狼尾草,分完了之后,手中空空如也的就剩下秦遇和冼青橙两人。
两人大眼瞪小眼,秦遇向冼青橙伸出手,“我的呢?”冼青橙被问得一愣,下意识答道:“你要是喜欢,要不我去隔壁再买一支?”“我逗你的。
”秦遇引导着冼青橙入座,随后很自然地坐在她旁边,“这是橙子师妹送的见面礼啊,笑这么大声是嫌弃吗?”看着坐在她身边的秦遇,冼青橙的心咚咚跳得很厉害。
“那个,大家好啊,我叫冼青橙,大家叫我橙子就好。
”冼青橙正襟危坐,咧开了嘴笑眯了眼。
秦遇侧过头,就看到她圆嘟嘟的脸。
嗯,笑起来更像苹果了。
——“这是蓝色的狼尾草啊。
”“师妹真是可爱啊。
”“你们都按捺住躁动的心,别把这么可爱的师妹吓跑了啊。
”“来来来,继续杀继续杀,生平收到的第一束女生送的花啊,这花我要拿回去供起来。
”“大哥,这是草好吗……”“……”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玩笑话,气氛渐渐活络,冼青橙也渐渐放松了下来,她已经不紧张了,但是心仍然跳得很快。
冼青橙觉得,大抵是因为这个叫秦遇的男子的缘故。
3.当狼人杀1阶菜鸟遇上4阶大神,真的有理说不清在旁边看了一局,秦遇做的是MC(上帝),所以当时他才能随意走开,最后这局结束,平民获胜。
在复盘阶段,其中那个叫Edimen的漂亮女生已经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坐她对面的狼同伴,对着他就是一通大骂,看得冼青橙一愣一愣的同时又开始战战兢兢。
“师妹不要害怕啊。
”叫昊子的男生憨憨一笑,对着冼青橙解释道:“放心,她只对男生这样骂,对女生不会的。
”“可是这样找不到男朋友的啊。
和-不如来遇倾城色-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