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有邪:灵魂密室

时间: 2019-07-11 22:22:01

思有邪:灵魂密室

思有邪:灵魂密室

1天色暗沉,才不过傍晚时分,却已被大朵黑云压得如同夜晚,一场大雨迫在眉睫。
这是位于西郊的一家密室逃脱体验馆,虽说离市区较远,却因场馆面积大,主题多而备受年轻人青睐,开业不过一年竟跻身为市内网红体验馆之列。
辛泽因病赋闲在家半年多,前不久才在这里找了份管理员的工作,虽说位置偏僻了些,但好在工作轻松又不用被风吹日晒,对尚处于康复期的辛泽来说,实在是一份美差。
辛泽之前从没接触过密室逃脱,关于密室故事的讲解技巧和机关解锁,都是热心肠的搭档罗霄在教他。
今天原本是和罗霄一起上晚班,可罗霄担心女朋友淋雨,急匆匆赶回市区做护花使者去了,只留下辛泽一个人在馆里值班。
随着客人一波波离去,馆里渐渐静下来,辛泽瞟了眼墙上的挂钟:19:00。
离闭馆还有两小时。
窗外天色更暗,有闷雷在云层里隆隆作响,闪电偶尔划破黑云,映出一片诡异的亮光,大颗的雨珠裹着尘土砸向地面,一股泥土的腥气氤氲而起。
辛泽厌恶地皱皱眉,关上窗户,把呛人的土腥味和大雨关在外面。
“破天气!”辛泽低声骂道,“鬼才会在这种时候到这荒郊野外玩密室逃脱!”辛泽决定提前闭馆,自己也好赶最后一班公交回市区。
主意一定,便拿起总控钥匙进了密室。
检查机关灵敏度,归位各项物品,关闭室内电源,辛泽按照程序一间间挨着巡查。
最后一间密室是“灵魂当铺”。
这个主题密室是馆里最红火的,几乎天天客满,使用频率高,损坏自然也快,辛泽检查时便格外留心。
“当票、画押笔、铜钱……”辛泽正专注地检查,眼前却忽地一暗,耳旁传来一个男人阴翳的声音:“欢迎来到灵魂当铺!”辛泽吓了一跳,身后刚才还敞开的门不知怎地竟关上了,密室因此而按照程序开启了游戏模式。
“见鬼!”辛泽吓出身冷汗,禁不住忿忿地骂了一句。
为营造密室的诡异气氛,老板特意将室内光线设计得昏暗无比。
密室外虽设有供管理员使用的照明开关,但由于这间密室正对前台,大厅的光线足够把里面照得通亮,所以管理员进来时从不开灯。
可现在明亮的光线被门关在外面,整间屋子瞬时陷入昏暗中。
自己明明把窗户都关了,哪来的风竟能把门关上?辛泽摇摇头,暂时先不去理会门到底是怎么关上的,只想赶紧出去。
辛泽借着微弱的光线摸索着来到门口,转了转把手:门已自动上锁,根本转不动。
他心烦意乱地从那一大串钥匙里翻找这间密室的钥匙,可是……门上居然没有钥匙孔!辛泽一时有些发懵:这怎么可能?他伏下身贴在门上找了个遍,确实没发现能插钥匙的地方。
“我去!”辛泽猛地想起罗霄之前告诉过他:老板为防止玩家作弊,里面根本没有设置锁孔,密室的钥匙只能从外面打开。
难道自己只能像玩家们一样逐个破译机关才能离开?辛泽感到有些好笑:密室管理员居然被锁在密室里,这要让别人知道岂不是要笑掉大牙?尤其是罗霄这小子……辛泽苦笑着摇了摇头:还是赶紧解开机关出去的好。
2作为管理员,辛泽每天要给寻求帮助的玩家提供线索,自然对密室的破译方法烂熟于心,离开这对他倒不是什么难事。
刚才那个阴沉的男声此刻正按照程序设定,讲述着灵魂当铺的主题故事,密室里唯一的光源也随着他的讲解,在墙上投射出一行行影影绰绰的文字:少爷阿正爱上了青梅竹马的丫环阿珍,二人一同私奔。
不料阿正却改不了少爷脾气,吃喝嫖赌败光了钱财,被人绑架讨债。
阿珍为救他,来到灵魂当铺,典当了自己的灵魂,从此昏睡不醒。
阿正获救后幡然悔悟,独闯灵魂当铺,想用自己的灵魂赎回阿珍。
这故事实在是够狗血的,辛泽暗自啐了一口,心里满是不屑。
讲解终于结束,一切又恢复了平静,辛泽伸出手指,对着投射在墙上的最后一个句号按了下去。
“咔哒”一声,一块空心砖像抽屉般从墙面弹出,一枚铜钱赫然其中。
辛泽迫不及待地拿出铜钱,投进灵魂当铺柜台上的聚宝盆,柜台旁低矮的侧门吱扭一声打开了,他赶紧弯下身子钻了进去。
柜架上乱七八糟放着各种典当物,旁边的八仙桌上还摊着一本金属账簿。
“宝剑、绸缎、玛瑙、香片……”辛泽在心里默念着,飞快地将它们按典当规则分类,一个个摆放进账簿。
当最后一个物品被归位,柜台下方的抽屉发出一声轻响,辛泽拉开抽屉,拿着阿珍的灵魂当票走出柜台。
画押笔、印章、签字……辛泽按照程序一步步完成,很快便找齐了所有物品,接下来只要打开密室里那个小套间,找出存放阿珍灵魂的盒子就好了。
套间门旁有许多数字按键,辛泽知道密码就是当票的票号。
“1-3-3-5-9-2-0-1-3-1-4”辛泽默念着数字逐个输入,不知怎地却觉得这串数字非常熟悉,似乎在哪见过。
可是……在哪里见过呢?3“嘿嘿嘿……”门被打开的同时启动了下一关卡的音效,阴森的笑声从门内传出。
辛泽用力将沉重的门扇推开,积尘的气味扑面而来,呛得辛泽忙不迭退到门口,捂着鼻子向内张望。
小套间狭长而逼仄,两旁立着高达屋顶的木架,架子被分成无数个方方正正的小格,其间摆放着密密麻麻的灵魂存放盒。
密室逃脱馆开业至今,还没有一个玩家能闯到这一关,管理员也极少进来打扫,以至柜架和地面都落了厚厚一层灰。
辛泽入馆时间不长,这间小屋今天还是头一次来。
这里的光线比外间更加黯淡,每个小盒子上都贴着一寸黑白遗照,数百张照片泛着幽冷的光,映出一张张诡异的笑脸,辛泽被夹在中间心里不禁有些发毛。
“阿珍生日是7月7日,数对为(7,7)……”辛泽念叨着灵魂盒的寻找提示,一心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第七列第七行……找到了!”贴着阿珍照片的小盒子正在自己右上方,辛泽伸着手想将盒子从格子里取出来,谁知盒子竟像粘在上面似的纹丝不动。
“搞什么鬼?”辛泽有些纳闷,干脆两手一起用力,然而这盒子却像生了根一般,任他怎么用力也拿不出来。
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记错了解锁方法?辛泽努力回忆了一下,没发现有什么问题,阿珍的灵魂盒的确就是这一只,可为什么取不出来呢?莫非……辛泽心头一动:解锁秘笈说只要打开阿珍的灵魂盒就能进入神秘之门解救她,莫非根本不需要把盒子取下来?辛泽开始在盒体上仔细摸索起来,然而盒子周身光滑,没有什么按钮或机关可以打开。
辛泽略一思忖,双手抱着盒子试着左右转动。
“咔……咔……”盒子果然能够转动,辛泽一阵欣喜,手上更加用力,生生将盒子转了180度。
“奇怪。
”辛泽死死盯着盒子,显得迷惑不已。
此时灵魂盒前后已被转换,奇怪的是盒子后面也贴着阿珍的照片,看上去和正面一模一样,为什么会这样?可是,这照片似乎有点不对劲……辛泽将身子凑得更近些:照片里的女人披着垂肩长发,而不像正面那张一样扎着两根辫子。
而且,她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她是谁?记忆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是却又被一种强大的力量生生堵住,辛泽感到脑海里一股针刺的疼痛,令他痛苦地抱住了头。
她是谁?她到底是谁?4“你不舒服吗?”一个温柔的声音突兀地传到耳旁,令辛泽猛然睁开了眼。
光线依然昏暗,面前不知何时却多出一面硕大的屏幕,黑白交替的图像默然闪动,无数座位空落落的立在屏幕前。
这不是影院吗?“辛泽,你还好吗?”那个关切的声音近在耳旁。
辛泽下意识地循声望去:一双清秀的弯眉微蹙,灵动的眼睛满是关切,微翘的唇角正唤着自己的名字。
辛泽一时有些失神,这美丽的女孩是谁?怎么竟有些眼熟?等等……辛泽倒吸一口凉气,身子禁不住向一旁缩去:她,不正是灵魂盒背面照片里那个女孩吗?辛泽感到自己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渗出寒意,极度的恐惧令他竟发不出声来。
“辛泽,你到底怎么了?干嘛这样盯着我?”她的双颊透出几分羞涩与不安,模样格外动人。
“你……是谁?”辛泽壮着胆子颤声问。
“什么?”那双美丽的眸子里满是迷惑,“我是阿真啊!”“阿珍?灵魂当铺……”辛泽心里忽地一亮:莫非这一切不过是密室游戏里的环节?他想起罗霄说老板正在开发一种具有5D效果的密室,难道自己无意中竟闯入了这样的密室?我去,这密室太逼真了,老板简直是天才啊!“你今天怎么怪怪的?”阿真噘着嘴,显然有些不满,“一会儿说怕被人看见非要躲进电影院,一会儿又装作不认识我,你是不是害怕我爸爸,不敢和我在一起了?”“不……不是……”辛泽起身四处张望,嘴里随意敷衍,“我在想怎么离开这?”阿真似乎也早就想走,拎着小包站起来:“既然不想待在这,咱们就走吧。
”“走?”辛泽回过头来满脸惊讶地望着她,“你知道怎么出去?”阿真一愣,有点哭笑不得:“当然知道!”说着便离开座位向后走去。
尽管辛泽满心疑惑,却还是跟了上去。
阿真在一扇黑黝黝的门前停下,荧光牌上“安全出口”四个字闪着幽幽的绿光。
“怎么可能?”辛泽不相信老板会在这样高级的密室里设置如此简单的逃脱方式,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他走上前向外推了推门,根本打不开。
“果然……”推测得到了证实,辛泽的一颗心重新落回谷底。
“怎么不走?”阿真不解地望着愣在门旁的辛泽。
“必须先找到钥匙或密码才能开门,这是密室的规矩。
”辛泽有些沮丧。
“什么钥匙密码?你到底怎么了?”阿真说着把手贴在辛泽额头,一股冰凉的触感立即传遍他全身。
“这效果实在太逼真了!”辛泽片刻间有些神思恍惚。
“走吧!”阿真说着伸出手去,将门向内一拉,露出一块厚重的遮光帘。
辛泽惊得目瞪口呆:就这么简单?刚才怎么就没想过门还可以向内开呢?辛泽简直要被自己蠢哭了。
管他呢,先离开这鬼地方再说。
撩开门帘,强烈的光线毫无防备地刺了过来,辛泽不得不闭紧双眼,心底却一阵狂喜:出来了!总算可以回家了!辛泽缓缓睁开眼,看到的一切令他瞬间石化:明亮的阳光,宽阔的操场,高高的教学楼……这不是校园吗?这校园怎么这么熟悉?这是谁的学校?辛泽脑中抽痛不已,无数谜团令他不愿再想,却又无法不想。
密室的客厅呢?窗外的大雨呢?刚才的一切都去哪了?“不!”辛泽被巨大的刺激冲击着神经,他难以抑制地哀嚎着,脑海里只剩一片空白……5“辛泽……辛泽……”一个声音划破层层白色迷雾挤进辛泽耳中,他费力地缓缓睁开眼。
“我去,你可算醒了!”一双浓密的眉毛舒展开来,那不正是罗霄吗?辛泽一个激灵坐起来:“这是哪?”“还能是哪?密室啊!”罗霄照辛泽胸口擂了一拳,“臭小子,吓死我了。
真不该让你一个人在这,都怪我!”辛泽环顾四周,没错,这正是“灵魂当铺”,看来自己真的离开那古怪的5D密室了。
辛泽对罗霄的出现感到满心欣喜:“你不是去接女朋友了吗?”
和-思有邪:灵魂密室-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