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英

时间: 2019-07-11 22:22:09

英英

英英

一英英比我大两岁。
我们是堂姐妹的关系,到了初中还成了同校不同班的同学。
作为家族里年龄最相仿的两个姑娘,我们很难不被拿来比较。
而成为这种比赛里的常胜者——全要“仰仗”英英的衬托。
她不算坏学生。
但每当我的成绩被张贴在学校的报刊栏里时,来自她的消息却是:班级倒数、被其他女生欺负……她性格腼腆温顺,大多时候显得笨拙没主意。
上学时,我经常看到她把作业拿在手上被老师罚站。
看到我的时候,又憨憨一笑。
我跟她,就像是从同一个根茎上长出、大相径庭的两根枝杈。
二今年春节回老家赴宴,意外地同长辈们聊得不错,反席上难得其乐融融。
当我发现独独少了一个她时,便开口问道,“英英怎么没来?”不提倒好。
一提她,热闹的酒席突然变得沉默起来。
酒正喝得不错的二伯忽地把脸拉下来、一边摇头一边拎起筷子去叨一盘残剩的凉拌黄瓜:“甭提她,吃菜吃菜。
”我那时还不知道在她身上发生的事,一脸不解地问,“怎么了?”妈妈在桌子下打了我好几次示意我住口。
再看二伯,他叨菜的手竟有些发抖,筷子在那盘酸黄瓜上叨了几次没叨起来,恼着把筷子轻摔在碗上,起身离开了酒席。
宴席上的气氛一度尴尬到了极点。
还是大姐先打破沉默:“全能神害得!那丫头现在彻底被洗脑了,像变了一个人。
”“啊?什么意思……我上次回来的时候她不还好好地,怎么就去了邪教了。
”妈妈又开始在桌下打我,我也生气地回道,“你干嘛一直打我。
”看着二伯出门离去的背影,我站起来说,“大姐,英英在家不,我去找她。
”我们当时是在大伯家摆酒宴,二伯的家不远、离得有几排房距离。
我刚要走,妈妈又来拦我。
抓着我小声道,“你别去了,人家家里的事儿你少打听。
”我不服气地说,“我跟英英从小一起长大的,过年我不得去看看她啊,你老拽我干什么。
”我妈也真急了,“你这姑娘咋不懂事呢!”正跟我妈撕扯,大姐突然站了起来。
“跟我一块儿回去吧。
她前两天刚回来,你俩能说到一起,可以跟她聊聊,不过别报太大希望。
”我听了,就一路跟着大姐往她们家走,但脑子里还是充满了问号。
三我们绕过了两条胡同,二伯家那栋熟悉的宅子很快出现在眼前。
快要门口的时候,大姐突然停下来。
“你是不是还不知道英英那事儿?”“啥?”“你居然不知道。
不过你常年在外面,家里这些事……不知道也正常。
”我越听越觉得纳闷,大姐接着叹气道:“差不多半年前,英英一个人去集上看病,回来的时候天晚了就想抄近路、咱们村口火车道儿旁边那条小路你知道不?”大姐这么一说,我想起来小时候回老家,跟英英曾去一条火车道旁边玩过大冒险,赶紧点头说有印象,大姐就接着说,“那条路我也成天走,从来没出过啥事儿。
结果……哎,这都是命!你说那天好死不死地,英英怎么会在那个路上遇到醉鬼呢!那个该死挨千刀的!看路上没人就起了歹念、抓住英英给……”大姐没再说下去,我已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大姐又说,“这事儿已经过去大半年了,那人也抓不着。
这半年,英英过得人不人鬼不鬼,不去找活儿也没相对象。
这俩月刚见好,谁知道是进了那个全能神,一个人说跑出去就跑出去了,也不跟家里联系。
前两天刚回来,我们口干舌燥什么话都说了,她一个字儿也听不进去。
你待会儿过去,能劝就劝劝她,好好跟她聊聊,也许她能跟你说实话。
”二伯家无子,膝下三个姑娘。
大姐招了个上门女婿,二姐远嫁山东,最小的英英自打初中下学后就一直在外打工,据说从没谈过男朋友。
二伯家原是个一进三厢的院儿,因赶上拆迁,就在原来的主屋上头加高了一层临时房。
冬季里,枯萎的爬墙虎将整个高矮房子围罩起来,好似一个封闭的小城堡。
我推门进去,先叫了一声二伯,看到他从里屋掀帘子走出来,勉强笑了一笑,有些歉意地说。
“找英子啊,她刚端着衣服去河里洗衣服了。
你去找她吧,好好聊聊。
”二伯的态度和刚刚在酒席上比已有所缓和。
我点了点头,被大姐家的小侄女拉着下了一个土坡。
一拐弯儿,就看到通往小河谷的那条熟悉小路——儿时记忆一下子涌现上来:这个羊肠小道儿上,曾长满了野山枣,是英英教我怎么吃酸枣、怎样熟练地拔掉酸枣藤上的荆棘针。
如今,少了灌木丛的小河谷,已不再像儿时那样复杂成谜,沿着羊肠道儿、很快就能下到河谷底。
只是印象中小河因老房子拆迁早已干涸,不知为何近年又有了水。
等我走近一看,果然有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女子正背对着我们,提着一件长衫在小溪里来回涮。
那个背影看上去竟有四十岁,使我不大敢认。
四“英英?”我开口喊了一声。
她扭过头,看到是我便笑道:“你回来啦。
”我走过去说,“大家都在呢,你咋不来。
”她勉强地一笑,把手里那件衣服费劲拉高后对折在一起,一边拧一边答我,“我吃过啦。
”我想上去帮她,却被她麻利儿地一躲,“不用不用,你别沾手了。
”我只好尴尬地立在一边,假装轻松扯开话题,“咱俩有两年没见了吧?”“我也不记得了,你是大忙人啊。
”她像以前那样温顺地笑,但笑容里多少有着克制。
“最近怎么样,我记得上次回来你说你要去学电脑?”她莞尔一笑,“学不会,脑子太笨了。
”她把拧完的衣服递给我、又把溪边那个蓝盆抓过来正反洗了个遍,末了从我手上拿回衣物放进盆里。
我以为我们要离开了,转身正要走。
她说,“你先回去吧,我把剩下这两件搓搓再上去。
”我一看,草丛里一个灰盆里还放着两件脏衣服,就留下来,先把小侄女打发回去:“我在这儿陪你说说话。
”酝酿半天,我的措辞因为刻意变得别别扭扭,“听说……你去了一个好地方?”“是啊,好地方。
”她笑笑。
“那,过完年还去吗?”我没有比此刻更想拉近与她的距离,更讨好着把洗衣皂递给她。
“看情况。
”她的回答总是干脆利落,跟几年前有很大不同。
我再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等她终于洗完了衣服,我们沉默着一起走上斜坡。
我还是鼓起勇气问了她,“不是邪教吗?”她停下来整理打湿的袖口,“你觉得哪个邪教会让我过得比以前好?”我一时语塞,“真的过得好?”“好不好看个人吧,我觉得挺好。
”我笑着说,“是哦,我看你都胖了两圈了。
”她憨笑起来。
英英虽然学习不好,但人长得非常端正,大眼睛高鼻梁,笑起来有浅浅的酒窝。
“没交男朋友吗?”这回她倒是大方先开口问我。
“天天为生活奔波,哪有空恋爱。
再说,我一个人过得也挺好。
”我老老实实答了,正好大胆问她,“你呢?没谈对象啥的?”“觉得没意思。
谁能一直陪你到最后啊,凡事还要靠自己。
”“也是。
看你都不急,那我也不怕他们催婚啦!”她笑了笑,表现出突然地自信:“我心中已经有神,神不会背叛我、神会一直与我同在。
”我不知怎么接话。
在她的脸上,露出与她年纪不相符的安详,最后郑重地对我讲了一句:我认命了,真的。
”五年后,我从大姐那里打听道:她在一天清晨再次一声不响地离开,手机和钱包一律没有带。
用大姐的原话说——“是不打算回来了。
”后来我在家里整理初中同学录,突然看到生日时她送我的祝福信,上面用不大好看的字体写着:“亲爱的妹妹,很高兴和你同一个学校。
你的学习那么好,将来一定会有出息。
虽然你经常帮助我,但我知道我在学习上没有天赋,我唯一的希望是:等我老了可以有一个好归宿!祝我们都梦想成真妹妹,也祝你生日快乐哦!”见字如面,那一刻我的眼前又浮现出英英那个略带浮肿、却有着好看酒窝的笑脸。
我想到我们最后的告别——北方的冬天里,阳光在积雪反射下显得格外刺眼,她熟练地把塑料盆挎放在腰间,潇洒地挥挥手离去。
在她那满目疮痍的灵魂面前,我是那样地无奈和无力,甚至连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
而她的存在却让人觉得刺眼,如无牵无绊之人、如风——使我知道,一颗破碎的心是如何地不留恋人间。
  • 上一篇:丈夫
  • 下一篇:没有了
和-英英-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